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长泉的博客

 
 
 

日志

 
 

怀念恩师  

2012-02-22 16:3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师兄林少华写了一篇博文,题目叫做《考研-惊心动魄的七个字》,博文叙说了当年林老师考研的事情,是恩师王长新“这个人,我要定了”的一句话改变了师兄的人生。我经常拜读师兄的博客,可是很少留言,这一次我破天荒地写下了一段留言,师兄也回复了我的留言。

    林老师是恩师王长新的开门弟子,我则属于王老师招收的最后一届研究生,是王老师名副其实的关门弟子。我是1988年考上了吉林大学外语系日语专业的研究生,在导师王长新教授的教诲下攻读日本文学。

    刚入学不久,有一天王老师带我出去散步。出了吉大的西门就是长春地质学院,富丽堂皇的地质宫前面是宽阔的地质广场,再往南就是白求恩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了。王老师告诉我说长春过去是伪满洲国的首都叫做新京,野心勃勃的日本当年计划迁都满洲,皇宫就是现在的伪皇宫,眼前的这些建筑当年是伪满洲国的部委机关,俗称八大部。王老师告诉我当年因为抗日被日本人逮捕并投进了监狱。王老师指着其中一座大楼告诉我说他就是在那座楼里被判的刑。因为政治犯都是单人牢房,不许看书看报,放风也是一个人,不许和他人交流,一起服刑的政治犯坚持不下去最后几乎都疯了,他靠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维持精神生活,勉勉强强才没有疯掉。老虎凳,电椅子,辣椒水,几乎所有的刑罚都受过了。坐了3年零8个月的牢房,他们这些政治犯一会儿说杀,一会儿说放,命令改了好几次。王老师可谓九死一生才逃出了生天。

    开学了,课程很紧张。王老师负责讲授日本古代文学。王老师可谓学富五车,讲起课来妙趣横生,经常听得入迷。和林少华老师同届的还有一位宿久高老师,曾经连任两届日本教学研究会的会长,还受到过日本天皇和皇后的接见。宿老师告诉我说他的学问和王老师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后来从别人那里听到了许多有关王老师的故事,愈发觉得恩师很有传奇色彩。

    小时候因为品学兼优,作为满洲国的精英分子被派往日本留学,高中是东京第一高等学校,大学是京都帝国大学,专业是经济。王老师身高1米78左右,在大学里是足球队的中锋。思想上追求进步,留学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介绍人竟然是中共的元老李立三,现在王老师的档案里还有李立三用黄色宣纸写的入党介绍信。日本战败投降的时候,王老师是受降代表之一,当时是双重身份,一个是吉林省国民党党部主任,一个是长春地下党第一负责人。王老师原来的名字叫王洪文,后来中央里出了一个王洪文,也是长春人(长春市郊大屯),所以就把名字改了。文革期间因为背景复杂被停止了组织生活,文革结束后拨乱反正才恢复了组织生活,据说王老师在被宣布恢复组织生活的党员生活会上激动得泪如雨下,王长新这个名字的寓意就是祈愿作为一个党员的政治生命永葆青春。八十年代初王老师应邀访问日本,日本的大小报纸在头版头条都给予了报道。王老师给我看过在日本报纸上发表的文章,报社的编辑竟然只字未改。

    王老师非常喜欢我这个关门弟子,给别人介绍我的时候总说我是他的“老疙瘩”。1990年外出调研的时候曾陪着王老师去杭州参加中国和歌俳句研究会的成立大会,就是那次初次见到了我的师兄林少华,那是林老师在广州的暨南大学教书,王老师介绍说这是你的大师兄林少华。去年夏天去林老师家拜访,林老师指着书橱上的一张照片说:“你看看这张照片”,我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当时师兄和恩师在西湖苏堤上拍的照片,真是感慨无量!

    王老师后来费了很多心血编了一本厚厚的《日本学辞典》,我奉恩师之命到印刷厂去校对大样。晚上老师去接我,问我想吃什么,我说看见过一家饭馆儿卖烧麦,从未吃过,想尝尝烧麦是什么味道。老师说烧麦馅儿太少了,还是吃包子吧。说完我俩都笑了。记得那次的包子很好吃,就是忘了是什么馅儿了。还有一次,记得是中秋节前后,买了一点儿葡萄送到老师家里,恰巧赶上王老师家里来客人了,是他的妹夫,上海水产大学的教授,几个老人想打麻将乐和一下,只可惜三缺一。问我会不会打麻将,我说会。毕竟老人反应迟钝,我连着和了好几把。王老师说你还行嘛!我一时得意就说漏了嘴,告诉老师说我经常在宿舍里打麻将。王老师当时没说什么。可第二天宿久高老师就把我喊了去,说听王老师说你小子天天打麻将,把我一通臭骂。

    恩师1994年因为肺癌去世了。葬礼上他的十几个弟子(每届两人)几乎都到齐了,就没联系上我这个关门弟子。那时候我正在南粤大地上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十年后在吉林大学见到了宿久高老师,谈起恩师,宿老师一直责怪我,说王老师的葬礼上弟子们几乎全到了,就是找不到你,不知道你小子跑哪去了。未能参加恩师的葬礼让我抱憾终生。

    恩师驾鹤西去一十八载了,日月如梭,直如白驹过隙。常常在梦里看到恩师的音容笑貌,为恩师祈求冥福!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